一次家訪

同仁縣的教研支教工作在不知不覺中結束了。在一年的支教生活中,經曆的事情很多,但有一件事值得我深思,它來源于我的一次家訪。

高考分數公布後的一個周末,我和一起支教的五位老師利用休息時間去河南蒙古族自治縣的一個考生家進行家訪。考生才旺紮西是同仁縣民族中學的學生,家在離學校220多公裡遠的河南縣甯木特鎮夏拉村。雖然他學習成績一般,但是他刻苦、努力、踏實,學習願望很強烈,每次和老師們聊天的時候,他都盼望着自己能夠考上大學,并通過自己的努力改變家庭世世代代放牧的狀況,他想到大城市去開眼界、長見識、去闖、去拼!但,他落榜了……

在微信中我曾告訴才旺紮西,“隻要我們有時間,一定去他的家鄉看看。”我想這次落榜對他的打擊一定很大,于是找了幾位老師一起去他家,借機給他一些安慰和鼓勵!

河南縣,俗稱“河南蒙旗”,這裡海拔3600多米,即使是夏天也很冷!從縣城沿628縣道驅車近40公裡,到達甯木特鎮,可離開甯木特鎮不到五六公裡,手機就沒了信号,無法導航,也無法打電話,我們隻得邊走邊找牧民打聽,緩慢前行,終于在離甯木特鎮約十五公裡的地方遇到了一位阿吾(大哥),艱難的交流後,才知道我們已經進入了夏拉村。

了解到草原上的村落并不像農業區的村落那麼集中,而是幾十戶牧民散落在廣袤草場的山山窪窪裡!他也不認識我們要找的才旺紮西!無奈之下,我們翻出紮西發的一段視頻給他看,可視頻是紮西放羊時的自拍,戴着墨鏡,捂着口罩,根本看不出本人的容貌。就在我們一籌莫展時,意外發現了一張紮西和一位中年大叔的合影!我們趕緊把照片拿給藏家阿吾看,沒想到他立馬認出了紮西和他的爸爸,并告訴我們,紮西的爸爸叫旦正昂傑,是夏拉村一隊隊長,家在村委會拐過去“不遠”的山裡!

我們告别藏家阿吾,繼續邊走邊打聽,大約又走了十公裡,才找到村委會。一位藏家阿姐告訴我們,村委會右拐,沿着砂石路一直走,會看到一座白塔,再繼續前行,有一座嵌刻了藏語經文的山,從山的右側拐過去“不遠”處,就會看到一座磚房,那裡就是旦正昂傑的家。我們繼續在砂石路上颠簸,不時出現許多肥大的老鼠和旱獺,走了十多公裡終于看見了那座磚房-才旺紮西的家,一看裡程表,竟然從甯木特鎮走了四十多公裡!此時才明白牧民口中的“不遠”是什麼概念!雖然一路打聽,交流也很困難,但遇到的每一位阿吾、阿姐、老阿媽都很熱情。

才旺紮西家的藏獒很兇,我們摁了汽車喇叭,一位藏族阿媽疑惑地走出來,趕走了藏獒,我們連比帶劃說明來意,可阿媽卻什麼也聽不懂,我們隻好又拿出照片給她看,她一看照片,便欣喜地朝着對面的山坡大喊,我聽出有“紮西”“昂傑”的字眼!果然,靠着山體的回音,才旺紮西的叔叔騎着摩托車來了,又是一通手語加口語,紮西的叔叔才聽懂了一點!他告訴我們,才旺紮西和他的爸爸、哥哥、嫂子都去山裡的夏季牧場放牧去了,那裡很遠,手機沒有信号,也沒有網絡,汽車根本去不了,隻能騎馬或摩托車才可到達,暫時也聯系不到他們。

才旺紮西的叔叔告訴我們,這裡的學生上高中确實不容易,離家太遠,孩子們一學期才能回一次家。但旦正昂傑一心想讓孩子們上學,改變祖祖輩輩和牛羊生活在一起的現狀,至少家中要有個“工作的人”。我們沒法和才旺紮西的父親聯系,隻能讓他叔叔轉告,希望才旺紮西參加補習,争取明年的高考順利錄取。雖然我們的支教就這一年,但明年省上還會派出支教的老師,老師們都會盡心盡力,我們也會想辦法和支教老師們聯系,為才旺紮西的學習生活給予更多的幫助。

紮西的媽媽不斷做着邀請我們進屋的手勢,嘴裡重複着“嘉疼古力素”(進屋喝茶)!我們考慮到交談不是很流暢,也見不到才旺紮西的父親,隻好告辭返回,阿媽一直目送着我們離開!

在返回的路上,大家都沉默着。我們青海地處邊遠,經濟和社會發展滞後,教育水平不高,一定還有很多這樣的學生,生活在這樣的草原上,他們渴望知識、渴望學習,渴望走出“不遠”的大山,到“很遠”的地方去開拓視野、增長眼界、學習本領,我忽然感到肩上的擔子很沉。快到縣城了,一個巨大的廣告牌闖入眼簾“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們的奮鬥目标”。

責編:張曉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