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芋中的青海鄉愁

15世紀到17世紀的地理大發現,加快了東西方之間的文化、貿易交流,作為南美洲的特産,馬鈴薯也在這一時期傳至東方。明朝時,我國已有食用馬鈴薯的記載。萬曆以後,馬鈴薯逐漸跻身宮廷美食的行列,隻有達官顯貴才能享用。

  明代上林苑有專司蔬菜種植的“菜戶”,在篩選、培育馬鈴薯方面有一定技術優勢,但他們專職為宮廷服務,沒有大面積種植馬鈴薯。直到明末清初,馬鈴薯才“放下身段”走進了尋常百姓家。

  雖然無從考證馬鈴薯在青海大量種植的具體時間,但在短短三四百年時間裡,這種被青海人稱為“洋芋”的農作物,在這片高原大地上廣泛種植。充沛的光照和巨大的晝夜溫差,使得洋芋體内的澱粉得以大量存積,賦予了它獨特的口感,同時,借助氣候優勢,洋芋在青海畝産大增,并逐漸成為了青海人的主食,老百姓甚至發出了“五谷不收也無患,隻要有二畝洋芋蛋”的稱贊。

  在青海甚至西北的曆史上,洋芋都曾被當作救命糧,在百姓的生活中有着重要地位。青海人把吃洋芋的方法發揮到了極緻,在常見的做法中,焪洋芋是最原始也最受歡迎的一種。

  老青海人的廚房中,有一種必不可少的烹饪家當——平底鋁鍋,這種用土法鑄造的又厚又重的鋁鍋不僅實用,而且耐用,成為不少百姓家的傳家寶。仲秋時節,地裡的莊稼收完了,洋芋的枝蔓漸漸變成了灰色和黑色,田野中一片荒涼和蕭瑟,但農民的心裡卻是熱的——洋芋要豐收了。

  冬天來臨,屋外寒風呼嘯,屋内卻溫暖如春。女主人從地窖中拾出一盆拳頭大的洋芋,拿來厚重的鋁鍋,一鍋焪洋芋就是莊稼人一頓可口的飯食。再剝上蒜,搗成蒜泥,端來青海人獨有的腌制食品——花菜(用蘿蔔和大頭菜腌制而成),一家人盤腿坐在熱炕上,人手一個洋芋,蘸着蒜泥、就着花菜,吃起來别有一番滋味。一個小孩看見了鍋底的焦巴洋芋,率先伸手去拿,其他孩子也紛紛去搶,可洋芋太燙,伸進鋁鍋中的手都無奈地縮了回來,惹得大人們哈哈大笑。

  焪洋芋這道做法最簡單、味道最原始的美食,曾經填充了無數青海人的腹胃,也帶給他們溫暖、溫馨的記憶。在很多青海人看來,凜冽的冬日,一鍋皮焦質松、殼黃瓤沙、外脆裡酥、香氣撲鼻的焦巴洋芋,寄托着他們内心深處濃濃的鄉愁。

downLoad-20190826094210.jpg

資料圖片

責編:喬文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