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加班視同“在崗上班”體現司法進步

近日,一則題為《法官在家寫判決書身亡》的新聞沖上微博熱搜榜,同時帶動了一個新話題:你會把工作帶回家做嗎?前不久,“加班用餐時間猝死不算工傷”也登上微博熱搜,吸引了1.6億人次關注,近萬人參與讨論。這兩個引發社會廣泛關注的案例,都與視同工傷有關。專家認為,并非所有與工作相關的傷害都能滿足工傷認定條件,因此《工傷保險條例》規定了一些可以視同工傷的情況。(10月8日《法制日報》)

這兩起有關“在家加班猝死是否算工傷”案件都一波三折,其判決都有積極的法治意義和勞動維權教育意義。2017年8月12日,河北省三河市人民法院法官楊文峰在家整理案卷材料、撰寫案件判決書的過程中上廁所時突然發病暈倒,後經搶救無效于當日死亡。2011年11月16日,海南某高中教師馮芳弟将試卷帶回家通宵批改,導緻心肌梗塞,猝死家中。

上述兩起案件中,最初人社部門均不予認定工傷,理由是勞動者死亡不是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在楊文峰案中,一、二審法院均判定人社部門作出的不予認定工傷決定主要證據不足,依法應予撤銷。馮芳弟案更是經曆多輪複議、訴訟程序,最終審查的最高人民法院落槌認定,職工為了單位的利益,在家加班工作期間,應屬于“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并駁回了人社部門的再審申請。

《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規定的認定工傷條件是“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而第十五條視為工傷時使用的是“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相對于“工作場所”而言,“工作崗位”是一個更寬泛的概念,強調更多的不是工作的處所和位置,而是崗位職責、工作任務。職工在家加班工作,就是為了完成崗位職責,應當屬于第十五條規定的“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最高法将這一理解視為對法規的應然理解,而非擴大解釋,定性非常準确,态度非常明晰、非常堅決,為各級法院審理同類工傷案件理清了法律脈絡,指明了方向,甚至對人社部門認定工傷也有很強的指導意義。

在家加班視為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上班,體現了司法進步,也體現了勞動保護的進步。随着互聯網快速發展,勞動者的工作方式正日益呈現靈活化、碎片化的特點,工作地點不再拘泥于單位的辦公場所,一些員工選擇在家辦公或在圖書館、咖啡館等公共場所辦公,工作場所的概念進一步模糊,外延進一步擴大。把在家加班納入在崗上班的範疇,是對新型勞動關系、加班關系的理性正視和認可,有利于減少工傷認定糾紛,降低工傷當事人或其家屬的維權成本,提高工傷認定效率或司法審理效率,有助于保護更多人的加班權益和工傷權益。

相應的,職能部門要強化監管,明确企業、單位緻勞動者加班加點、“過勞死”所承擔的法律責任,依法公正裁決,把保護勞動者合法權益落實到位。企業要認真研究、嚴格執行工傷條例等一系列勞動法規,不可一知半解,敷衍應對,關注員工的身體健康和生命尊嚴,還要注意及時為員工繳納工傷保險,以此分散工傷風險。勞動者要認真學習掌握法規要義,提高法律水平和維權意識,更積極有效地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 (來源: 北京青年報)

責編:聞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