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海:一個年輕村莊改寫的“歌謠”

——記青海省第一個哈薩克族村黨支部

在人們的慣性思維中,村莊總是在泥土裡深紮根須,與塵封的曆史相牽相伴。因為與亘古的農耕文明扯不開的先天親緣,村莊,穿過曆史的叢林,總與它所經曆的那個時代息息相關,成為親曆時代的忠實記錄者。

馬海村,是一個年輕的村莊。這裡的村民在走過漫長的逐草而居的遊牧日子後,從2002年返青安置到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大柴旦行委區域内,成為全省唯一的一個哈薩克族群衆聚居村,迄今尚不足20歲的年齡。

今天正在演進的點點滴滴,都将彙聚成明天的曆史,而明天的曆史也将觀照未來的發展。

年輕的馬海村孕育于一個充滿暖意的時代。如一片綠葉,在共和國70年栉風沐雨的參天大樹上,汲取養分,煥發勃勃生機和活力。挂在綠葉上的露珠,迎着朝陽,折射出這個偉大的新時代賦予的美好夢想和無限希望;映現出在新時代獵獵大旗的引領下,一個民族村黨組織帶領群衆奔向“兩個一百年”夢想的信念和豪邁。

4.jpg

馬海村新貌。

2.jpg

民族樂器“冬不拉”傳承。

1.jpg

哈薩克族群衆載歌載舞。

5.jpg

馬海小學新貌。

3.jpg

馬海小學新貌教室。  本版圖片均為本報記者 劉法營 通訊員 西組宣 攝

“跟黨走才不會迷路”

從海西州大柴旦行委大柴旦鎮西行,一個多小時路程,公路在蒼莽的戈壁上向遠處延伸。在一行行綠樹的掩映中,一排排白牆紅瓦的房屋浮現在樹影裡,各家門頭的上方飄着鮮豔的五星紅旗。節能路燈順着村中的硬化路,通向村莊的深處,整齊而富有民族氣息的各家大門,既自成一體又與整個村莊相擁相融。村莊在現代氣息中依然承襲着哈薩克族群衆獨特的生活氛圍。

眼前就是馬海村,于2002年經國家民委批準,由新疆返青的哈薩克族群衆在這裡安置後,組建成為青海省唯一一個哈薩克族行政村。起初僅有84戶人家,現在已有131戶535名哈薩克族群衆生活在這裡。

在窗明幾淨、設施齊全的村委會辦公室裡,年已50歲的馬海村原黨支部書記焦力保利德說,搬遷到這裡之前,村民們趕着牲畜過着遊牧的生活,牲畜走到哪裡,哪裡就成為村民們臨時的家。一日三餐就是抓飯和幹馍,外出放牧短則一個多月,長則三四個月,風餐露宿是常有的事。唯一的消遣就是彈起背在身上的“冬不拉”,借着琴聲排遣内心的愁緒和生活的艱辛。

黨和國家牽挂着各民族群衆生活的甘苦和冷暖,為了改變村民們的生産生活狀況,多方努力把村民們搬遷到現在的村落裡。

剛來時,眼前是望不到邊際、“一腳踩下去沙土都能埋住腳”的戈壁灘。不通路、不通電,各家住的都是土坯房。往後的日子怎麼過?當時,村民們心裡也沒有底。村裡的12名黨員成了村民們的“主心骨”,在村民們為以後的日子犯愁的時候拿出了主張:“黨和政府給大家劃出了耕地和草山,我們是在馬背上長大的,不能等着天上掉下飯碗,剩下的要靠自己幹!”

十二名黨員成了村民的“領頭羊”,一場改變腳下這塊土地的曆史、改變曾經沿襲的生産生活方式的變革,在馬海村悄然展開。

搬遷到這裡兩個月後的春天,村裡選出了“兩委”班子,胡山任馬海村黨支部的第一任支部書記,海達爾、阿依卡任支部委員。一個帶領村民向前奔的戰鬥堡壘在馬海村紮下陣腳。從此,“一棒接一棒”的接力,在長達18年的歲月中,帶領馬海村的哈薩克族鄉親們奔向富裕和幸福。

黨支部經常開會和議事的一間土房,居于村中一片開闊地的邊緣。高高挂在土房前旗杆上的五星紅旗,在戈壁的勁風裡常年飄揚。至今,雖說村莊早已在重新規劃中改變了模樣,焦力保利德依然記得旗杆伫立的方位,因為在村民的心目中,它是一根“定海神針”。

随着村黨支部所在的那間土房裡透出來的馬燈昏黃的燈光亮得越來越遲,馬海村在步步前行中發生改變,村民們腳下的路也日益亮堂起來,日子也一天比一天好過。

焦力保利德家裡,200餘平方米的院落鋪着平整的地磚,屋内的家具透着傳統的民族氣息,家用電器、取暖等一應設施,成為這個家庭告别以往生活方式的明顯标識。

眼前的日子好過了,可曾經的艱辛過往總讓焦力保利德難以忘懷。因為自己讀書少,就更想讓子女多念些書,有了文化就能多擔些事。兒子特遼漢考到新疆的一所大學,每年能拿到5000元錢的助學金;女兒麥地娜正在大柴旦鎮上中學。以前焦力保利德到大柴旦得耗上一天的時間,現在隻要開車一兩個小時就可跑一個來回……家裡的日子過得自在了,焦力保利德仍時常彈起“冬不拉”:“花朵跟着太陽走,羊群跟着頭羊走,在草原上就不會迷路,各族兄弟跟着黨走,好日子就在前頭……”焦力保利德的彈唱不再有凄惶,激昂的調門兒越過院牆,在村莊裡回蕩。

“跟黨走就會有奔頭”

馬海村黨支部一茬接着一茬幹,讓以前隻有一群土坯房的馬海村由内而外完成了蛻變。

誓願,化為汗水中的艱辛實踐。

2002年,84戶哈薩克族鄉親拖家帶口來到馬海村時,人均收入隻有430元。原因是鄉親們依舊走着傳統畜牧業的老路,産業結構的單一,阻礙着村民們脫貧緻富的路徑。要發揮黨組織戰鬥堡壘作用,增強黨組織的凝聚力和戰鬥力,首要的就是通過發展讓貧困的馬海村富起來、強起來。這是責任、更是使命;需擔當、更需堅韌。

在上級黨委、政府和方方面面協力搭平台、籌劃幫助下,馬海村黨組織摸索出快速發展的新路子。

舍開“靠山吃山”的傳統畜牧業模式,随着産業發展引來“活水”,實現“轉身”,為群衆叩開了脫貧緻富的大門。

以發展畜牧經濟“起步”。依托馬海村的區位優勢,把各類項目、無息貸款、扶貧資金等110多萬元整合在一起,購進絨山羊4000多隻,改良畜群畜種結構,扶持村民發展絨山羊養殖産業,各類牲畜達到27.6%的商品率。

靠發展集體經濟“提質”。引領村民扯起發展合作經濟組織的大旗,成立馬海村生态畜牧業專業合作社,整合資金33.9萬元,改擴建畜用暖棚25座。高标準實施省級500萬元資金的後續産業發展項目,流轉草場土地246.67公頃,開墾出撂荒地186.67公頃,改良733.33公頃人工草地,在推進飼草料種植基地建設的同時,生态環境的保護和建設也沿階而上。

憑發展特色服務業“增收”。在村黨支部的多方聯系、傾力争取下,相關部門為村民提供就業指導和職業介紹,吸納後在村裡開辦起農機使用、烹饪技術、種植養殖等培訓班。把村民“扶上馬再送一程”。目前,年均實現村裡富餘勞動力轉移就業40餘人,勞務收入達20多萬元,手牽手引領村民經營第三産業,以開辦哈薩克族特色的“牧家樂”為重點,在一片沙海裡發展起牧區特色服務業。全村湧現出從事民族特色餐飲、民族手工藝品制作、風幹肉銷售等15名緻富能手,年均增收7萬至8萬元,對村民發展第三産業起到示範作用。

上級黨組織助力馬海村黨支部的力量配備,“第一書記”王占輝自2012年來到馬海村至今,使村黨支部的戰鬥引領作用得到了更好的發揮。

王占輝為村裡引資金、上項目,馬海村集體經濟很快走出“空殼”行列。引導村裡以高原有機枸杞産業發展為抓手,推開“公司+基地+牧戶”的經營模式,打造出“馬海綠色有機枸杞”品牌。抓住馬海地區種植業快速發展的機遇,一次性流轉撂荒地246.67公頃,村集體經濟增加了400萬元的收入,同時,又将村裡的10間鋪面對外出租,村裡每年增加了3.6萬元的穩定收入。

“聯企興村行動”為馬海村的鄉親們帶來了福祉。馬海村将政府扶持資金30萬元投入到青海昆源礦業作為生産發展資金,三年内,馬海村每年可獲得20%的固定分紅。種航農業生态開發公司結合大柴旦今年湧現的“旅遊熱”,出資5萬元為馬海村在大柴旦翡翠湖景區購置攤位,提供村裡開展經營,扶持馬海村培養“造血”功能……

村黨支部在村裡組織的演出隊,合着冬不拉的曲調唱出心聲:“感恩祖國感恩黨,陽光的溫暖永不忘;各族兄弟心連心,幸福日子萬年長……”

“跟黨走心往一處想”

“從曾經的幾排土房到現在設施齊全的标準化新村,軟硬件一流的小學校、良好醫療設備的村衛生院、社保醫保和各項政策獎補,人均收入上萬元,比剛安置到這裡時翻了26倍……這些都是我們以前做夢都不敢想的,在黨和政府的關心下,在黨支部帶領村民齊心協力的奮鬥下,都變成了擺在眼前的現實,我們更要像石榴籽一樣緊緊抱在一起,增進民族團結進步,守護美好的幸福生活。”1986年出生的現任馬海村黨支部書記努爾哈力,一番話語情深意切。

當一樁生活中的不幸降臨到村民保拉提一家的時候,從各方伸出的關切援救之手,讓這個哈薩克族村莊的群衆,實實在在地感觸到民族團結進步凝聚的深厚情誼。

2014年7月的一天,馬海村的哈薩克族村民家家戶戶都在為迎接傳統的開齋節忙碌着。村民保拉提3歲的女兒文提庫麗,在玩耍時被鄰居家滾燙的熱油嚴重燙傷。

因鄰居家的經濟條件很差,文提庫麗的父母保拉提夫婦沒有向鄰居家提出更多要求,拿出家裡的全部積蓄,帶着文提庫麗趕赴格爾木市人民醫院治療。鄰居送來的5000元錢和保拉提帶去的積蓄很快用完了。由于文提庫麗傷勢嚴重,醫院建議文提庫麗轉院治療。此時保拉提已是兩手空空,隻好帶着孩子回到家裡。

一邊是孩子的傷勢需要繼續治療,一邊是家裡已實在拿不出錢來。文提庫麗的父母承受着煎熬。

村黨支部在組織全體黨員帶頭捐款的同時,将文提庫麗的不幸向柴旦鎮黨委作了彙報。得知消息後,柴旦鎮領導連夜趕到文提庫麗家,帶頭捐出救助款,并當即安排在鎮機關和網絡上發起援救文提庫麗的倡議。

浙江援青幹部徐善斌得知消息後趕來馬海村,将單位和自己的捐款交到文提庫麗父母手中;馬海村的幫扶企業在捐助款項的同時,在省城西甯為文提庫麗聯系了治療醫院……愛心,像一股股甘泉湧向戈壁灘上的哈薩克族村莊。

2015年3月,柴旦鎮副鎮長姚玉霞帶着保拉提夫婦,遠赴西安為文提庫麗進行後續治療。手術順利進行,但是這隻是後續治療中的一個環節。因文提庫麗燙傷面積較大,前後需做4次整形手術,期間周期長達一年多,約需費用10餘萬元。

此時,對口海西的援青幹部徐善斌和金方勇,得知文提庫麗正在西安治療,便趕到醫院看望文提庫麗并再次捐款,同時向援青辦再次申請撥出了3萬多元的愛心資金,幫助文提庫麗進行後續手術和她們家庭渡過難關。事後,文提庫麗的父親保拉提在村黨支部人員陪同下,将一面書寫着“民族團結關懷備至,為民解憂情深似海”的錦旗,送到浙江援青工作組。援青結束後回到浙江紹興的徐善斌也依然持續關心着文提庫麗手術後的康複情況……

黨支部組織演出隊将這感人的一幕幕搬上村裡的舞台讓村民銘記:“民族團結是個寶,共奔小康少不了。各族兄弟一家親,往後的日子會更好……”

馬海村由窮變富的曆程,也是馬海村黨支部牢記初心和使命在新時代帶領群衆不懈追求、奮發作為的曆程。而馬海村的身後,是偉大的共和國帶領各族人民,在新時代 邁出新步伐的铿锵足音……

責編:張曉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