産業扶貧,讓脫貧步伐更堅實——脫貧攻堅的共和探索

開欄語 實現今年全省絕對貧困“清零”,是省委省政府作出的莊嚴承諾。目前,全省剩餘17個貧困縣中還有12個是深度貧困縣,7.7萬貧困人口中6.4萬是深度貧困人口。為進一步宣傳報道我省脫貧攻堅工作進展,進一步鼓舞貧困地區、貧困人口鬥志,本報開展專題采訪,組織記者深入貧困地區,采訪報道各地确保貧困人口全部脫貧的做法、經驗、成效,展現貧困群衆決戰貧困的精神面貌,記錄群衆生活發生的根本性變化,為決戰決勝脫貧攻堅鼓與呼。今起刊發相關報道,與您一起見證脫貧攻堅的生動實踐和豐碩成果。敬請關注。

downLoad-20191009083132.JPG

共和縣江西溝鎮莫熱村的張秀梅看着自家種植的豌豆瓣,樂開了花。本報記者 魏慧敏 攝

downLoad-20191009083154.JPG

說起現在的生活,倒淌河鎮蒙古村村民桑德滿臉幸福。本報記者 魏慧敏 攝

脫貧攻堅是一場硬仗,而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是這場硬仗中的硬仗。

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縣,位于青海湖以南,黃河以北,是青藏高原的東門戶,素有“海藏通衢”“進藏咽喉”之稱。然而生态脆弱,環境艱苦,居住分散,基礎設施薄弱,群衆内生動力不足等導緻這裡産業底子薄,貧困人口深度和廣度大,成為青海深度貧困地區之一。

自2015年以來,全縣累計減少貧困人口2661戶8766人,貧困發生率從2017年的12.6%下降到目前的6.43%,下降6.17個百分點,貧困發生率首次降到個位數,群衆綜合認可度達95%以上。

但目前全縣還有18個貧困村、1934戶5910名建檔立卡貧困人口亟待全面退出、脫貧。針對産業扶貧還存在短闆、基礎設施建設較為薄弱、群衆建房仍需解決等問題,圍繞“兩不愁、三保障”,決戰決勝,全面“清零”,共和縣要想拿下“硬任務”,還需啃下更多“硬骨頭”。

作為深度貧困地區,共和縣上下同心、衆志成城,在生态涵養區、生态脆弱區走出一條黨建引領、産業扶貧的脫貧之路。

從靠着牛羊過日子,到不離土不離鄉就能賺到錢

在深度貧困地區,如何利用有限的資源禀賦做好産業扶貧?

“守”着青海湖,處于西甯市“一小時經濟圈”,實現絕對貧困全面“清零”,共和縣舉全縣之力努力實現貧困群衆增收緻富奔小康。

随着青海旅遊業呈現“井噴式”增長,環湖地區旅遊業的快速發展讓共和摸索出了一條旅遊扶貧的新路子。在保護青海湖周邊生态環境的基礎上,突出“綠色、生态、健康、環保”主題,借助青海湖風光、黑馬河日出等獨特資源優勢,利用“旅遊+”“生态+”等模式,在全縣40個貧困村中,确定12個貧困村實施旅遊扶貧,帶動經濟發展,增加收入。黑馬河鎮文巴村就是其中之一。

文巴村全村530戶,貧困戶近五分之一,大多牧民一缺技術二缺文化,而5公裡外的青海湖讓文巴村看到了希望。整合資金900多萬元,共和縣在文巴村打造了一個餐飲、住宿、特色工藝品銷售等多元化經營的旅遊文化扶貧産業園。

“想不到今年開業僅兩個月第一年承包費30萬元已到賬。其中60%用于貧困戶分紅。相比以前靠着牛羊過日子,現在牧民不離土不離鄉就能賺到錢。”村委會主任德季加說,搭建“黑帳篷”、體驗遊、生态遊、演藝表演……全村5個社,力争做到一社一特色。

“把培育和發展産業作為提高脫貧質量的根本出路和穩定脫貧的根本保障,立足各村資源禀賦,大力培育新型經營主體和特色産業,增強後續發展能力。” 

在共和縣扶貧開發局局長吳斑看來,建設鄉村旅遊扶貧賓館,形成村集體固定資産,既能保障村集體經濟持續增收,又能幫助群衆就近就地就業。

扶貧須精準,緻富也需精準的産業蓄力。依托青海湖王牌旅遊景區和黑馬河觀日出的優勢,實施6個環湖沿線鄉村旅遊扶貧項目;依靠109國道“馬路經濟”實施廿地鄉切紮村、切吉鄉莫合村2個易地扶貧搬遷後續産業發展項目;依托黃河沿線地理區位、資源優勢和龍羊峽大峽谷景區, 發展鄉村旅遊、農家樂、庫區水上遊等扶貧項目。至目前,僅龍羊峽鎮龍才村、瓦裡關村鄉村旅遊扶貧項目已分紅107.2萬元,惠及381戶1317人。

集中“火力”,将黨旗牢牢插在脫貧攻堅的最前線

聚焦問題,真抓實幹,合力攻堅,堅決打赢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戰。共和縣提高政治站位、增強政治自覺,以高度的思想認識、強烈的政治擔當、堅定的必勝信心,盡銳出戰,攻堅克難,确保實現全面“清零”。

抓好黨建促扶貧,是貧困地區脫貧緻富的重要經驗。在共和,無論是各級幹部為打赢脫貧攻堅戰盡心盡力,還是村民在村兩委班子的帶領下,一改往日“等、靠、要”的思想,積極主動發家緻富。“脫貧攻堅黨旗紅”,在脫貧緻富奔小康的征程中體現得淋漓盡緻。

沙珠玉鄉曲溝村24名黨員人人佩戴黨徽,成了一道亮麗的風景線。曲溝村是龍羊峽水庫移民搬遷村,全村132戶492人,建檔立卡貧困戶26戶。曲溝村實施一戶一法、一戶一策,并将黨小組建立在産業鍊上,發揮緻富帶頭人作用,為貧困戶出謀劃策,形成“個個能合格、人人争先進”的氛圍。

江西溝鎮莫熱村,全村85名黨員,是全縣唯一有黨總支的村,下設三個黨支部,每個黨支部有一個黨小組,擔負着貧困戶的脫貧職責。每一名黨員聯系2至3戶貧困戶。看不起病找黨員,上學有困難找黨員,困難大的貧困戶有黨總支集體幫。

莫熱村貧困戶拉毛措,幾年前丈夫因病去世,留下5萬元債務。拉毛措沒文化,多年的習慣使得她養成了亂花錢的毛病。黨小組組長切吉加主動替她保管收入,不僅三年還清債務,還有存款1.7萬元,拉毛措的生活條件一年比一年好了。

黨建+精準扶貧,共和縣為全力以赴打好脫貧攻堅“硬仗”凝聚思想共識、彙聚強大力量,全縣上下形成了責任到人、上下貫通、橫向到邊、縱向到底的責任鍊條,構成了“戶有管理手冊、村有作戰挂圖、鄉有規範檔案、縣有數據平台”的精準管理格局。

黨建并不等于扶貧,但黨建卻可以對扶貧起到帶動引領、督促鞭策的作用。以基層黨建為載體引領産業發展,以生産保障作為脫貧攻堅利器,共和縣推動黨的基層組織核心優勢、戰鬥堡壘優勢,轉變為攻堅戰役中的發展優勢、脫貧優勢,集中“火力”使黨旗牢牢插在脫貧攻堅的最前線。

決戰決勝,實現長久穩定脫貧

深度貧困地區是脫貧攻堅的艱中之艱,難中之難,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最大的短闆。打赢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戰是保證小康路上一個人不掉隊、一個民族都不少的重要舉措。

那麼在發展比較滞後的深度貧困地區,如何改善基礎設施條件,推動群衆增收脫貧,增強脫貧内生動力?

共和縣按照“缺什麼補什麼、缺多少補多少”的原則,搶抓支持性政策持續加力增效的大好機遇,完善“八個一批”和十個行業專項扶貧規劃,精心補齊基礎設施及公共服務設施短闆。

堅持脫貧攻堅與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相結合,大力發展培育扶貧産業,繼續做大做強特色種養業、旅遊扶貧、電商扶貧、光伏扶貧等産業,發展壯大村集體經濟,着重打造“一村一品”扶貧産業,确保貧困人口長期受益、穩定脫貧。

堅持扶貧同扶志扶智緊密結合,堅決摒棄“等、靠、要”思想,不斷激發貧困群衆脫貧的内生動力,切實解決貧困群衆自我發展能力不足等問題。

以民族服飾、校服加工、民族手工藝品生産加工等為主的特色産業扶貧車間是提高群衆自我發展能力的一個縮影。

9月24日晚上11時,共和縣扶貧産業園精準就業扶貧車間裡一派繁忙。63歲的龍羊峽鎮龍羊新村貧困戶吳尕耕正和同伴們加緊趕制着學生床上三件套。裁剪、縫紉、修整、打包……個個忙得不亦樂乎。

吳尕耕為了孫子上學,租住在縣城,一年前靠當環衛工維持家用,深感體力不支。9月,原本就有縫紉技術的吳尕耕開始了自己的新工作——扶貧車間縫紉師。吳尕耕說,“家門口”的扶貧車間,讓我們增收脫貧有奔頭。

目前全縣已建成鐵蓋鄉托勒台村、沙珠玉鄉上村、恰蔔恰鎮加拉村3個村級扶貧車間,帶動貧困群衆126多戶,月收入達1500元至4000元。對于下一步的發展,扶貧車間負責人餘龍充滿期待:“準備在全縣所有深度貧困村創建扶貧車間,讓貧困戶在家門口就近就業,顧家、務農、掙錢三不誤。”

實踐證明,隻有讓貧困人口都掌握一個可謀生的手段,都擁有一項可持續的生計,貧困的脆弱性才能夠克服,脫貧的有效性才能得到鞏固。

在深度貧困地區,産業發展、基礎設施、公共服務等方面的“短闆”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思想上的“短闆”,觀念上的“深度貧困”。内生動力不激活,即便在其他方面使再大的勁兒,也是治标不治本,難以實現長久穩定脫貧。在這一點上,共和縣的做法值得借鑒。需要強調的是,在脫貧攻堅中,無論是發展産業、改善基礎設施,還是兜底扶貧等,都必須充分發揮村黨支部的戰鬥堡壘作用,讓他們真正成為脫貧攻堅的“領頭雁”。

産業扶貧選得準 還要走得穩

林玟均

說起現在的生活,倒淌河鎮蒙古村村民桑德滿臉幸福。

近年來,我省各地把提高脫貧質量放在首位,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推進脫貧攻堅,貧困地區農民生産生活條件顯著改善。一些地方的扶貧項目尤其是産業扶貧項目實現了預期效果,取得了實際成效。

産業扶貧是增強貧困地區造血功能、幫助群衆就地就業的長遠之計。多用市場思維推動産業扶貧,是提高脫貧實效的關鍵所在。

“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以深度貧困縣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縣為例,在脫貧攻堅工作中,共和縣發揮自身優勢,依托國家5A級旅遊景區青海湖,借西甯市“一小時經濟圈”,因地制宜,做活環湖沿線鄉村旅遊。同時,打造以“精準脫貧就業車間”為載體的就地就近轉移就業脫貧模式,來實現貧困人口的有效脫貧,加快貧困群衆脫貧緻富的步伐,實現按期脫貧、全面脫貧、真實脫貧、穩定脫貧、綠色脫貧的目标。

扶貧車間、黑馬河鎮文巴村牧之源文巴民俗、倒淌河鎮蒙古村香巴拉酒店……如今,共和縣扶貧産業項目如雨後春筍如火如荼。産業扶貧除了選得準還要走得穩。隻有靠産業發展解決貧困戶生存發展和脫貧緻富的長遠問題,才能有力地推動扶貧工作的開展。更為重要的是,我們要不斷強化黨建引領,探索出一條基層黨組織建設與加快産業多元化發展有機融合的工作新思路,将黨組織建到扶貧項目一線,推行“黨的組織建在産業鍊上,黨員創業在産業鍊上”的創新模式,從而形成各方力量“同心促脫貧”的生動局面。

責編:張曉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