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戰決勝 全面“清零”——貧困地區調研行

“趕上了好政策, 才有今天的好日子”

本報記者 孫海玲

downLoad-20191009092100.JPG

仁青加夫婦正在家中縫制藏服。本報記者 魏慧敏 攝

一年前,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縣廿地鄉切紮村貧困戶仁青加和家人一起,從20多公裡外的遊牧區搬進了距離縣城不遠處的易地扶貧新居,看着嶄新的房屋,想想路遠偏僻的老家,仁青加激動地說:“趕上了好政策,才有今天的好日子!”

以放牧為生的仁青加大半輩子都“耗”在了偏遠閉塞的草原上,他不希望自己的後代重走他的人生路。兩年前,就在為孩子們的上學問題一籌莫展時,村上傳來好消息——他們要搬新家,搬遷到縣城的新居裡。

2017年,廿地鄉切紮村易地扶貧搬遷項目正式啟動,項目涉及農牧戶144戶,其中于切紮村本村集中安置43戶,于城北新區環城北路西北拐角處安置101戶。

2018年10月,仁青加如願以償搬進了新村,住上了新房。新家距離縣城近,孩子們上學更方便了,夫妻倆經過村上組織的就業培訓,購買了兩台縫紉機,在家做起了藏服加工。

嶄新的切紮村坐落在共和縣恰蔔恰鎮城北新區環城北路,還未進村,遠遠便望見一排排錯落有緻的藏式新居整齊地矗立在109國道旁,村廣場上高高升起的五星紅旗迎風招展、格外鮮豔。

村裡,平整的水泥路四通八達,路邊和房前屋後種滿了花草樹木,格桑花開得格外鮮豔,幹淨整潔的新村内,三三兩兩的群衆在悠閑散步,臉上笑容綻放,村廣場一側的切紮措哇幼兒園裡傳來一陣陣歡笑聲和讀書聲。

“早些年,居住在偏遠的深山,居住分散,住宅多為簡陋的土木屋、危舊房,自然條件惡劣,有泥石流、山體滑坡等潛在地質災害,牧民群衆讀書、就醫極為不便。”走在寬敞的村道上,駐村幹部南誇多傑說。

仁青加的新家是一棟磚混結構的平房,房前屋後被綻放的格桑花簇擁着,屋子裡幹淨整潔,領袖照片被擦拭的锃亮。電視、電竈、冰箱、沙發等現代化家具一應俱全,80平方米的房子被勤快的妻子打理得幹淨整潔,除了客廳、卧室、廚房外,屋子裡還有一間是他和妻子的縫紉工作室,裡面整齊地碼放着各種顔色的藏式服裝,兩台縫紉機并排放着,這是仁青加的新“飯碗”。

仁青加一邊工作,一邊用不太流利的漢語說:“能住進這樣漂亮的房子,對我們來說真是太幸福了。而且離縣城不遠,就業機會更多,孩子們上學也很方便。我相信生活會越過越好,真的很感謝黨和政府的好政策。”

“穩得住”之後,還要考慮群衆的錢袋子。針對這個問題,切紮村通過發展後續産業點燃貧困群衆“新希望”。

“結合縣域經濟整體布局和産業結構調整,把易地扶貧搬遷安置區的産業發展納入當地經濟社會發展總體規劃,統籌安排,結合鄉村主導産業,同步抓好易地扶貧搬遷戶的後續産業發展,确保搬遷戶有産業、能就業,實現易地扶貧搬遷戶‘搬得出、穩得住、能發展、可緻富’的目标,到2019年切紮村全村脫貧摘帽。”南誇多傑說。

為了能讓搬遷戶穩得住還能緻富,切紮村一方面通過加大培訓,轉移就業,組織搬遷戶開展科技、旅遊、技能培訓,穩定搬遷戶收入。另一方面重點發展公路沿線經濟,在搬遷地商業預留地建設以餐飲、住宿、購物為一體的商鋪房,壯大後續産業,增加群衆收入。

近年來,共和縣政府把高質量推進易地扶貧搬遷項目建設,作為攻克深度貧困地區脫貧任務的重要抓手,累計投資7170.81萬元,改善他們的人居環境,讓他們有更多的獲得感和幸福感。

如今,共和縣恰蔔恰鎮下梅村,塘格木鎮哈爾幹村,切吉鄉祁加村、莫合村,沙珠玉鄉珠玉村,鐵蓋鄉鐵蓋村,廿地鄉切紮村6個鄉鎮7個村實施了易地扶貧搬遷項目,全縣有552戶1893名農牧民群衆搬離“一方水土養不活一方人”的“窮窩”,住進了幹淨整潔、環境優美的新房,過上了幸福的好日子。

搬進新居感黨恩,小村舊貌換新顔。錯落有緻的搬遷新居、幸福洋溢的樸實笑臉、從無到有的扶貧産業園……無不诠釋着“全面小康”的深刻内涵。

車間建在家門口 掙錢不用往外走

本報記者 鹹文靜

downLoad-20191009092042.JPG

在加拉村扶貧車間裡,女工們正在忙碌着。本報記者 鹹文靜 攝

“我去上班啦!”

早上8時20分,62歲的梁君跟老伴兒打了聲招呼後,高高興興地出了門。五六分鐘後,她的身影便出現在一處農家小院門口。大門上,“精準扶貧就業車間”幾個大字格外醒目。

從農民到工人,能在這個年紀成功轉型,對于梁君來說,是個不小的挑戰。但從6月11日參加培訓到現在,迷彩服、沙發墊、遮陽帽……種了半輩子地的她已經能夠熟練地操作縫紉機完成這些工作。

其實,不單單是梁君,在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縣恰蔔恰鎮加拉村這個成立不久的扶貧車間裡,已經有近20位村民實現了這樣的轉型。

共和縣是全省深度貧困縣。按照計劃,今年要實現18個貧困村退出、1934戶5910名建檔立卡貧困人口脫貧。為了如期交上讓群衆滿意的“脫貧答卷”,共和縣着力發展服裝加工、農産品銷售等特色産業,先後打造民族服飾和校服加工、民族手工藝品生産加工等為主的特色産業扶貧車間,通過企業自主生産加工、機關單位訂單生産、線上銷售等多重形式助推消費扶貧,吸收本地建檔立卡戶務工就業。

加拉村是個半農半牧村,全村234戶中,貧困戶有34戶、100多人。村民的收入除了種地主要還是依靠外出務工。

“但對于很多家庭婦女來說,一來是文化程度不高、沒有手藝,缺少就業機會;二來是上有老下有小,外出務工又顧不上家。”當了7年村支部書記的加太一聽扶貧車間要辦到自己村上來,第一時間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了村民們。

足不出戶、就地緻富。

今年6月,以“政府+企業+貧困戶”為發展模式的扶貧車間在加拉村應運而生。帶頭人餘龍曾在甘肅工作,後返鄉創業,他創建的車間主要進行服裝加工。設備、原料都由餘龍提供,正式加工前,還有專業指導老師對貧困戶開展技能培訓。

就這樣,從7月份開始,包括梁君在内的十幾名婦女在家門口變身“上班族”。

“以前,我在家照顧婆婆、孩子,幹農活,現在幹完家裡的活就來這裡上班。”安學琴一家是村上的貧困戶。婆婆年老多病,孩子正在上學,一家四口全靠丈夫一人打工為生,家庭負擔很重。

“現在早上8時30分上班,下午6時30分就下班了。訂單多的時候晚上還得加個班。之前不敢想,還能在家門口上班掙工資。”說起自己的工作,一直在家務農的安學琴神情驕傲。

同樣從扶貧車間開始新生活的,還有史菊蘭。但與其他人不同的是,為了貼補家用,早在五六年前她就在家加工服裝,一年到頭也能掙1萬多元。

“雖然成立時間不長,但我們完成的訂單可不少。賽馬會期間,我們做了500套志願者的服裝和帽子;後來又加工了400套迷彩服,前兩天剛做完一批校服。”因為有基礎,上手快的史菊蘭很快成為車間的“佼佼者”。

餘龍告訴記者,目前,共和縣建成扶貧車間2處,帶動貧困群衆40多戶。訂單來源主要依靠本地教育部門、醫療部門等服裝為主。車間的工人月收入能達到1500元至4000元。

“培訓、生産、銷售整個流程都在這裡完成,學、産、銷過程中有任何問題都可以及時溝通、調整。扶貧車間創建之初,我的目标就是想讓老鄉們有一份穩定的收入。現在訂單源源不斷,做都做不完,不存在沒活幹!”對于車間下一步的發展,餘龍充滿期待:“我們接下來打算在共和縣所有深度貧困村創建扶貧車間,讓貧困戶在家門口就近就業,顧家、務農、掙錢三不誤。”

吃上旅遊飯, 換個“新活法”

本報記者 孫海玲

downLoad-20191009092123.JPG

靠着經營家庭賓館,劉明山和老伴的日子越過越紅火。本報記者 魏慧敏 攝

風吹麥浪,秋高氣爽,九月的青海湖畔美不勝收。距離青海湖景區不遠的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縣江西溝鎮莫熱村扶貧産業園一棟三層磚混結構的扶貧賓館裡三三兩兩的遊客進進出出。

“莫熱村屬于牧業為主農業為輔的行政村,2018年全村建檔立卡貧困戶共有82戶277人,2019年全村建檔立卡貧困戶隻剩 5戶9人,其中因殘2戶4人,缺勞力3戶5人……”莫熱村駐村幹部徐軍信心滿滿地說:“脫貧摘帽肯定沒問題,我們村的好日子還在後頭呢。”

小村莊的解困藥方是什麼?發展之路在何方?

為了讓村民們盡快脫貧,村“兩委”班子和駐村工作隊沒少動腦筋。俗話說,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莫熱村坐落在青海湖邊,一到夏季風光秀美,成片成片的油菜花鑲嵌其間。更重要的是村子距離151景區隻有11公裡,是去青海湖的必經之地。

綜合考慮,“旅遊”成了村裡脫貧的一味解藥,也破解了村裡經濟發展的難題。

“我們按照‘兩期走’工作步驟,全面打造莫熱村級民俗風情、旅遊休閑、餐飲住宿為一體的集體經濟扶貧産業園。第一期的扶貧賓館于今年8月1日正式投入營業。”徐軍指着不遠處一片建有特色木屋的地方說:“第二期我們将繼續投資500萬元,建設高端木屋、射箭館、篝火廣場、野菜花照相點、基礎設施等為一體的旅遊度假村。預計2021年底完成竣工正式投入使用。”

近年來,随着青海湖旅遊的不斷升溫,周邊的農牧民群衆辦起了家庭賓館、農家樂,吃上了“旅遊飯”,摘掉了“貧困帽”,照莫熱村村民劉明山的說法那是“換了一種新活法。”

“快進屋,快進屋……”聽聞外面的說話聲,劉明山和老伴兒張秀梅前來迎接。走進小院,花香撲來,一叢叢九月菊開得正旺,菜畦裡各種蔬菜鮮嫩欲滴,屋子不大,隻有四間房,但卻幹淨整潔,窗台上怒放的盆栽将這間簡單樸素的農家小院裝點的格外溫馨。

三年前,妻子因心髒病長期服藥,家裡因病緻貧。這幾年,鄉村旅遊為困頓之中的劉明山打開了一條緻富門路。

“以前主要靠打工生活,一年到頭也掙不了多少錢,現在老了,更沒有打工的機會了,沒想到鄉村旅遊發展起來了,這給我們這些沒條件出去打工的村民提供了一個很好的機遇。”劉明山說,因為村子靠近青海湖,每年夏天遊客非常多,經常出現“一床難求”的局面。

2015年,劉明山一家享受了危房改造的項目,以前的土木房子換成了四間80平方米磚混結構的平房,看着周邊很多人開辦家庭賓館,劉明山也動了心,在原來的基礎上把房子改造成家庭賓館,2017年開始對外營業。

“因為氣候原因,我們這邊的旅遊旺季時間較短,營業快三年了,算下來一年也有7000元左右的收入,這對于我們老兩口已經非常滿足了。”劉明山一邊分享着他的喜悅,一邊帶着我們參觀家庭賓館:“這邊是客房,是個标間,這邊是農家炕,可以住四個人,這邊是廚房、衛生間……”

在旅遊扶貧的帶動下,現在,共和縣有許多像劉明山一樣的村民,他們從未想到過,有朝一日可以告别昔日草原放牧的生活,足不出村掙錢緻富。這得益于海南州開展的一系列旅遊扶貧措施,可以說旅遊扶貧,帶動的不僅是村經濟的發展,更拓寬了村民的眼界。

莫熱村九社社長韓寶生是村裡最早開家庭賓館的,如今他的家庭賓館規模、硬件條件已經可以算得上是村裡數一數二的。他告訴記者,最近幾年在鄉村旅遊的帶動下,莫熱村的村風民風正在悄然改變,村民的歡聲笑語多了,緻富奔小康的興頭更高了……

downLoad-20191009091855.jpg

共和縣廿地鄉切紮村易地扶貧搬遷點。廿地鄉切紮村供圖

downLoad-20191009091923.jpg

倒淌河鎮蒙古村村民紮西過去的房子。蒙古村供圖

downLoad-20191009091958.jpg

紮西搬進新房子,過上好日子。蒙古村供圖

責編:張曉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