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曲文化周:用流行方式推廣古典聚人氣

這次“戲曲周”推出了快閃、巡演、票友大賽等互動性很強的活動,讓觀衆們有了親身參與感,無形中成為了戲曲的粉絲。

新京報報道,在剛過去的國慶節,“2019中國戲曲文化周”用7天時間在北京園博園舉行了超過370場的演出,共吸引了近19萬名遊客入園看戲。“戲曲周”落地“梨園之鄉”北京豐台三年來,不斷發掘新的玩法,使得中國傳統戲曲在更年輕的群體中落地生根,讓人們進一步看到了傳統戲曲的複興。

先看今年的“戲曲周”做了哪些工作。今年國慶檔三部獻禮片電影口碑票房雙豐收,“戲曲周”也借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圍繞這一主題舉行了多場活動,百餘首經典愛國歌曲,為“戲曲周”賺足了人氣。此外,與以往傳統戲曲“演員台上演、觀衆台下看”不同,這次“戲曲周”推出了快閃、巡演、票友大賽等互動性很強的活動,讓觀衆們有了親身參與感,無形中成為了戲曲的粉絲。

戲曲與遊園的結合,是今年“戲曲周”的最大特點,在相關報道中,出現了“精品線路”這樣與旅遊與遊樂場緊密相關的關鍵詞。“精品線路”分為三條,老中青各占一條,這種定制性質的觀賞路線,為不同年齡段的觀衆群提供了省心的選擇,對戲曲了解的多寡,都不影響遊客親近戲曲的可能性。

對于傳統戲曲持有保守态度的人來說,可能不太能接受旅遊概念摻和到戲曲表演當中,但一個戲曲進入現代人生活、成為城市文化組成部分的時代,已經不可阻擋地到來。這是多年來戲曲從業者、文化管理部門不斷努力嘗試的結果,也是新觀衆群想要深入了解傳統文化的結果。戲曲的精華與其瑰寶的性質不會變,但與戲曲相關的推廣,一定要發生一場巨變,才能夠使得古老的藝術得以在快節奏的城市生活當中延續生命。

用流行的方式推廣古典戲曲不跌份。在梅蘭芳時代,這位京劇大師就意識到了京劇的外在呈現方式,尤其是傳播方面的多樣化,都要進行創新嘗試。“梅派”的影響,以及在美國推廣京劇獲得的成功,都是“求變”的結果。梅蘭芳之子梅葆玖也曾說過,“京劇需要不斷創新,虛拟影像、立體音效、LED展示等現代科技方式和手段完全可以為京劇服務。”

2017年8月,中央四部委聯合出台了《關于戲曲進校園的實施意見》,有條件省區市的學生們擁有了每年都可以免費看戲的機會。以免費為基礎展開的校園戲曲普及,展現了一個很好的想象空間——在龐大的學生群體基數上,哪怕有十分之一、百分之一的學生對戲曲産生了興趣,那麼他們就會成為未來的觀衆群,戲曲被邊緣化的速度就會減緩,甚至有可能在局部地區重新進入主流娛樂消費。

年輕人對戲曲的了解在加深,熱情在升溫,2018年11月,一曲京劇版的《燃燒我的卡路裡》走紅網絡,不少網友被隐藏在這首新神曲背後的文化意味所折服。人們壓根都不會想到,京劇會與綜藝産生關系,這種戲劇化的沖突與融合,恰好符合社交媒體“求新求異”的傳播規律。這樣的跨界結合,非但沒有給人以荒誕感,反而解決了一些“傲慢與偏見”——京劇不是那麼地高高在上、凜然不可侵犯。

頗受關注的《中國戲曲大會》,也緊跟時代,将演員的表演限定為三五分鐘,這是社交媒體時代網民觀看一段視頻的最佳時長;被定義為“大型京劇文化傳承節目”的《傳承中國》節目,更是請來了不少活躍于綜藝舞台的明星,在多媒體資訊爆炸、娛樂多元化的時代,采用觀衆更容易接受的方式來弘揚戲曲與傳統文化,正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做法。

真正的文化遺産,需要通過一次次地被發現、被欣賞、被消費,才能得以綻放藝術活力、獲取長久藝術生命力,“中國戲曲文化周”正是在朝着這一方向努力。像“烏鎮戲劇節”這樣文藝氣息濃厚的文化活動,讓年輕人趨之若鹜,相信在強大的傳承信念與創新意識的支撐下,“中國戲曲文化周”也會成為更多人的文化消費目的地。□韓浩月(作家)

(來源: 新京報)

責編:聞皓